疏水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疏水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来给孩子一份阅读地图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2:36 阅读: 来源:疏水阀厂家

相比于生存环境日益窘迫的实体书店,各种类型的儿童阅读空间依然顽强地守护着自己的阵地——目前全国能联系到的儿童阅读空间有1848家,其中北京儿童阅读空间为185家,遍布北京16县区。

这是“北京阅读季”近日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北京儿童阅读空间地图”信息。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地图”发布后,很多没有被纳入的绘本馆、儿童图书馆纷纷打来电话要求加入,“加上这些漏掉的,总数至少有200家”。

已经举办了5届的北京阅读季,正在成为北京市推进全民阅读的一个重要公益平台。此次发布“北京儿童阅读空间地图”,就是想摸清家底,通过梳理资源,为儿童阅读习惯的培养提供足够完善的硬件。

皮卡书屋万柳馆的小读者们 韩东/摄

现状:生生死死,冰火两重天

此次发布的“北京儿童阅读空间地图”,信息来自位于北京大兴区的童立方亲子绘本馆童立方所完成的“中国绘本地图”调查。童立方的项目联络人王旭平同时还提供了一份全国儿童阅读空间“死亡地图”:在被调查的2805家绘本馆中,能联系上的有1848家,其中448家已经停业,还有505家电话打不通。“情况或许已经不乐观了,‘失联’和停业的竟占到了统计总数的1/3。”王旭平说。

儿童阅读空间经营的艰难,童立方从成立那天起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源于欧美的“绘本”传入中国是近5年的事。以图为主、以文为辅的绘本,针对3~6岁正处于认知阶段的孩子,把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用形象的图画表现出来,是塑造孩子综合智能的一项学龄前教育,但这样的理念让更多的中国家长接受还需要时间。

看到新手父母在孩子教育上的茫然,在书架前的踌躇,刘红等几个热爱儿童教育的出版人、儿童文学作家、阅读推广人,于2010年10月发起成立了童立方亲子绘本馆。在刘红看来,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家长对于绘本馆培养孩子爱上阅读的巨大潜在价值没有概念,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的儿童阅读没有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阅读不像画画、唱歌、舞蹈,课后马上就有成果。

童立方投资人、华文天下图书公司总编辑杨文轩同样有着深刻的感受:“进进出出,看似繁荣的推广之路,却充满了飞蛾扑火般的壮烈。看到奔走在推广之路上的伙伴们,他们不去开餐厅,不办美容院,却默默地在绘本馆狭小的空间里整理凌乱的书架。阅读本是一件普通寻常之事,却变得如此悲壮——出版商惨淡经营,绘本馆倒闭关门,阅读推广人另谋他职。”

从去年11月起,童立方开始向全国同行发出信息征集函,寻找身边的绘本馆。王旭平和他的同事们利用各种渠道与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儿童阅读空间取得了联系,近千家绘本馆的关门或“失联”,让他们震惊不已。

探索:公益模式、商业拓展,各有高招儿

“很多绘本馆都是全职妈妈开办的,这些全职妈妈大多不懂得如何商业运作绘本馆,热情有余,经验不足,很多都经营不善倒闭了。”杨文轩说,除了房租等成本压力导致的收支不平衡,绘本馆大量倒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产品生产力不够,单纯依赖借阅,经营上缺少更多有吸引力的附加值。“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绘本馆生生死死的波动之大,说明这个行业正处于一个震荡期,需要好的模式和资本进入。”

在童立方的“中国绘本地图”调查中,绘本馆的数量也令人遗憾:全国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尚不足一县一馆。全国3~8岁儿童9600万,而绘本馆目前能够服务到的仅有5.19万。

杨文轩认为,开设绘本馆或者社区图书馆,是在弥补公共资源领域在早期阅读推广上的缺席,“在欧美,绘本阅读可以说是家庭教育的标配。但在国内,家长因种种原因想把这种责任丢到社会上来,而公共图书馆馆员又无法完成亲子阅读,所以学龄前阅读这块一直是空白”。

据了解,国家图书馆的少儿馆,只对6~15岁的孩子开放。虽然北京城区社区图书馆的覆盖率已经达到90%,成都、杭州等二线城市的覆盖率也不低,但是利用率却堪忧——几乎所有孩子有可能去借阅的时间,都是社区图书馆工作人员的休息时间。而各地市区的少年宫更乐于办舞蹈班、美术班、乐器班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培训。

现在北京拥有4家分馆、拥有12万册藏书的皮卡书屋,是2006年由4位海归妈妈创办的。“因为在国外生活了十几年,自己是社区图书馆的受益者。2005年回国以后,发现大的社区没有一个针对儿童阅读的环境,所以就萌生了这个想法。”皮卡书屋创始人、总馆长程欣说。

“9年前我们大概为这个项目投入了700万元人民币,去年整体刚刚持平,今年上半年稍有盈余。”程欣说,皮卡书屋不以盈利为经营目标,但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除了常规的图书馆借阅,皮卡每天都会有免费故事会和手工制作活动、定期的家长沙龙、公益书箱,还有亲子文化派对、夏令营等。

在杨文轩看来,没有商业运营的人才和能力,做公益很容易陷入一个“自嗨”的小圈子,难以扩充。“如果你有更大的理想,就要接受商业运营的挑战。”杨文轩说,阅读本身并不赚钱,但它是一个聚人气的平台,做衍生产品的机会很多。未来的市场很难靠单一的产品去占领,目前童立方已经拥有五六百个国际版权,目标是整合资源做产业链。

在“中国绘本地图”调查的基础上,杨文轩打算出一本《儿童阅读地图》的书,将全国各地的绘本馆、儿童图书馆、儿童书店、儿童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儿童出版品牌、儿童阅读书目汇集在一起,“为儿童阅读空间提供一个交流信息的平台,一条分享经验的管道,一个自我营销的机会。为家长提供一个按图索骥了解周边儿童阅读空间的渠道”。

“陪伴才是最好的教育。”刘红坦言,在绘本概念尚未流行的中国,单纯的绘本图书借阅业务很难维系下去。刘红他们2014年引进战略投资后,成立了童立方(北京)文化品牌管理公司,以阅读为入口,致力于儿童内容开发和教育服务新模式的探索。

愿景:有爱读书的孩子就有我们放心的未来

程欣认为,阅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最难能可贵的是日积月累的活动。基于这种理念,皮卡书屋每天都会有免费的故事会。“希望它成为除了幼儿园和家以外非常重要的一个空间,在这里能让孩子们找到认同感和归属感。”

成立刚两年的第二书房,如今已由一家扩大到两家。它已成为北京南城家长和孩子的必去之处。几乎每周都会开设利于阅读培养的趣味活动,包括绘本推荐、亲子故事会、亲子手工、国学课堂等。

第二书房创始人李岩认为,父母在亲子阅读中的重要性怎么说也不过分,而少儿阅读在全民阅读中所占权重非常大,“有爱读书的孩子就有我们放心的未来”。

一些儿童阅读空间还承担起了公共文化服务的职能。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创新园社区中的雪绒花社区儿童中心,从亲子故事会做起,以非常亲和易于入手的方式进行阅读推广,受到了社区年轻妈妈们的热烈欢迎。她们不仅带孩子来这儿参加亲子阅读和活动,还纷纷当起了志愿者,加入雪绒花的团队一起推广儿童阅读。

“在儿童阅读习惯的培养中,家庭、社区、学校,是一体的。最近几年学校和家庭进展很大,社区还有很大空间。”北京新闻出版广电局公共服务处处长、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王亦君说。从去年开始,北京阅读季通过层层选拔,从全北京16个区县的上千个社区中推选出了10个阅读示范社区,还选出了10个最美阅读空间。第二书房、雪绒花和皮卡书屋入选10家北京阅读示范社区后,明显步入了发展快车道,其中第二书房得到了西城区免费提供的场地——金中都公园中的宣阳驿站,而皮卡书屋作为海淀区全民阅读的重要力量,也得到了海淀区的支持。

和雪绒花一样,京城200余家儿童阅读空间中,80%以上都建在社区里面,成了社区居民通过孩子互相熟悉的一个平台。“我们的使命是为孩子们带来快乐阅读,我们的目标是让社区图书馆遍地开花。10年前我们跟人家说,你可以带孩子来图书馆读书,是不被认可的;10年后,办图书馆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的理念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和传播。”程欣说。(记者 吴晓东)

瓦房店订做西装

固原工作服定制

郴州定制西装

邵阳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