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水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疏水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子身患怪病仍坚持公益没人来爱我我去爱大家

发布时间:2021-01-05 11:46:21 阅读: 来源:疏水阀厂家

女子身患怪病仍坚持公益:没人来爱我我去爱大家

■身体好点时陈仙平在家上网。受访者供图

她身患怪病:“每一块骨头都在痛,如果以后我还上微博,证明我还安好。” ■新快报记者刘子珩 11月26日,茂名的天空一片湛蓝,阳光洒在大地上,使得接连降温的天气开始逐渐回暖。市人民医院里,陈仙平躺在病床上,只露出一个脑袋在被子外面,长相略萌的她,像一只疲惫的小猫蜷缩在角落。 29岁的陈仙平,喜欢被人叫“小善”——那是她的一个网名,取自“勿以善小而不为”,她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弱势群体和迷途少年。 做慈善的钱来自网络兼职。因为童年患病,陈仙平全身多数关节僵硬疼痛,十指里只有两根大拇指能微微活动。兼职时要打电话了,她用大拇指把手机捏在虎口,用大拇指调整位置,用大拇指按动键盘,用大拇指扶在耳旁。 不久前,旧病复发的陈仙平再次住进医院,与十年前一样,医生依旧不能确诊。“我全身的每一块骨头都在痛,如果以后我还上微博,证明我还安好。” 她最新的一条微博写在11月28日:我病房有个小男孩,好想帮他哦,看着他每天那样让人好心疼,好想把爱都给他,希望他早点好起来。 “当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11月15日,茂名当地论坛“茂名在线”将要组织一期线下公益活动,论坛工作人员想到了公益版块那位新版主“陈小善”。在这之前不久,潘泽文在微博上发现了一个茂名女孩@陈筱善,时常参与各种公益活动的捐款,钱虽不多,但一直在坚持。让潘泽文觉得难得可贵的是,这个女孩并不仅仅止步于钱款的救助,还经常发表自己对公益慈善的看法,希望能借助淘宝网店的方式授人以渔,让残疾人自力更生。 交谈之间,潘泽文很欣赏这个女孩,便提出希望她能出任公益版的版主。潘泽文的网名叫“茂名阿傻”,他的真实身份是茂名在线所在的网络公司的一名总监。 女孩答应的很爽快,随即在论坛注册了新的ID“陈小善”,头像是长发披肩的摄像头截图。看得出“陈小善”很爱美,图片经过软件处理,有一层柔光绕在她身边。 这次的线下活动之前,并没有人见过“陈小善”。潘泽文觉得,既然是公益版的版主,就应该请她一起参与这类活动。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潘泽文还在等。虽已入冬,但只要有太阳,茂名的天还很暖和。一个坐着轮椅,长相可爱的女孩,被推到他们的身边。 “我是陈小善。”女孩介绍自我道。轮椅上的女子粉色的单衣,粉色的长裤,粉色的头饰,阳光下像是三月的桃花一般。 潘泽文吃惊的神情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当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有些结巴地笑了几声。 吃遍世间所有中草药 1984年出生的陈仙平本是个平常的女孩,家中六口人,上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小弟。8岁时的一天,还在小学的陈仙平突然发起高烧,在茂名人民医院治疗期间,无论怎么打针吃药都无法退烧,不久,她的四肢关节出现了肿痛现象。 医院一直都无法对她的病情做出确诊,也不知道病因是什么。 在家静养的时候,陈家人偶然听说广西或许有中医可以治疗这类怪病。辗转之间,发烧终于被治好了。 广西之行的另一个结果,是她的父亲不再信任正规医院,而是四处寻找民间的老中医和偏方,陈仙平开始了“吃遍世间所有中草药”的几年。 寻医的足迹从茂名到广东,再到省外,“只要听说了哪里有擅长这样病症的中医,就带去。” 经年累月地看着希望燃起又破灭,陈仙平的父亲逐渐开始失去了求医的理智——他变得愈加倾向偏门和极端的疗法,甚至寄希望于鬼神。 陈仙平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巫婆神符她都见了不少,现在的名字也是那时候改的。“你看我手上还有很多疤,都是艾草直接烧出来的。”她埋怨着父亲,但语气却像是怪他送了件不称心的衣服。“没有人来爱我,我去爱大家” 陈仙平第一次上网用的是舅舅送的手机,那是在她身体快速恢复的2008年。互联网成了她生活中重要的部分。 她最先做的,是在网上学习,逢人便问“你有什么能教我的吗?”她荒废了十多年的学业,羡慕那些能上学的孩子。 离开学校之前,陈仙平成绩优异,“我休学了一个学期还是数一数二的”,她自豪地回忆着。她至今难忘当年的同桌,在她的督促下,那个调皮的男生是怎样努力学习,从而考上80分又考上90分的。 四年级休学后,陈仙平再也没能回去。 陈仙平渐渐发现了网上赚钱的一些方法:参与中国移动的一些活动可以赢得话费;网络游戏中,卖游戏币可以带来些许收入;淘宝招聘的兼职售后,也有一定收入。做淘宝的兼职售后,在陈仙平看来是最好的工作,一个成功的电话能获得10多元提成。 虽然每月收入仅有几百元,但自己也能赚钱,还是让陈仙平很开心,“家里很困难,有几百块可以买很多东西,感觉特幸福。” 后来,陈仙平发现网上求助的人很多。同病相怜,她开始有意识地用赚来的钱进行捐助。到了现在,她每月的收入一半补贴家用,一半用作公益。“我也会想,干嘛要捐掉呢,拿去买吃的可以吃好久了,但是一看到他们那样子我就好心疼。” 不过慈善让她也得到了“好处”。 “告诉你一个秘密,每次捐款之后,我都会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对我帮助很大,能学到不少东西。所以我精神越来越好,身体也好转的更快了,就更爱帮助人了。”陈仙平躺在病床上,嘻嘻地笑着。 与世隔绝了十多年,却又经历了常人未能经受的生死磨难,使得陈仙平的心理有些特殊——她既单纯,又沧桑。“没有人来爱我,我去爱大家”。 “先帮那个小男孩” “我的脸好胖啊。”陈仙平看着照片抱怨着,“不好看了。”毕竟是个女孩,她很在乎自己的外表。 越是在意的往往就越是敏感,曾经有个网友想看她的照片,她“挑了一张照得非常之丑”的照片发给他,“不知自己干嘛要这样做,谁知道我在想啥呢?” 对于感情的事,陈仙平一直讳莫如深,可只言片语间依然看得出她的向往。“如果我敢恋爱了是不是说明我成熟了长大了?”2011年5月13日,她在微博上自己问自己。2个月后,她又用四个字和一个感叹号回答道:我想恋爱! 但她却很难牵住别人的手。 她的双手由于长年的病变,五指蜷缩在一起弯曲僵硬,左手的食指甚至可以横搭在旁边的三根手指上。由于手上的血管太细,吊针打完后有时针头还要留在手上,方便下一次打针。 几年的恢复,陈仙平开始能坐能立,甚至在今年还能走上几步。她试着在淘宝网上开店,想着慢慢地有一天痊愈了,和一家人快快乐乐地生活。 她详细的计划写在了6月10日的微博中:“丛此(原文),23点前准时睡觉,8点前准时起床,吃早餐,练两小时画,锻炼两小时身体,做兼职三个小时,百度搜索学习、帮不良少年洗脑、鼓励残疾人、帮人做任务等等四个小时,午睡两个小时。敬请全世界爱小善的人监督。” 不过这个计划被今年11月中旬开始病情复发打乱。不知是什么原因,陈仙平好转的身体又开始有些异样,她先是感到关节疼痛,接着是呼吸困难。 11月16日,她在微博里写道,“亲爱的网友,小善最近病重,感觉活不久了,连呼吸都很吃力,昨天去参加完最后一次公益活动我很开心。”3天后,她再次住进了茂名市人民医院。医院这次依然无法检测出陈仙平患的是什么病。 住院后,陈仙平的医药费几乎一直在拖欠。家庭平时的开支都已省吃俭用,但医院里最便宜时一天也要300元。更加不幸的是,由于今年的新农合医保没有办理,这些费用都无法做任何报销。 11月22日,茂名论坛的工作人员组织网友前往医院探望陈仙平,希望能帮助她。面对众多爱心,陈仙平指着邻床的小朋友,“你们先帮那个小男孩,他家也很困难。” 陈仙平的病房在北边,已经几天没有晒过太阳,医生嘱咐她,不能外出,以免感染。生死之事,再一次在她脑海里反复思量,“我不怕死,但我觉得自己活着还有自己的价值,我想继续做那个给活在深渊里的人多一些微笑、多一些暖和的小善。” 11月30日,由于病情得到控制,舍不得住院费的陈仙平出院了,但每天依然要前往医院打针治疗。医生给出了一个治疗方案,可以给那些僵硬的关节做手术,每个关节大约五万。陈仙平想,自己先去赚些钱,再想手术的事。

邯郸工业设计

兴安盟工业设计

海口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