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水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疏水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幻想界马航上的我下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7:55 阅读: 来源:疏水阀厂家

我向后没走几步就找到了张艺,我坐到他旁边什么也没说。他先开了口“我叫张艺。”我没有理他“怎么?我把你打傻了吗?”他看着我冷笑着说。我摸了摸还在疼的脸,说“我叫拳头。”

我转过头看着他,这回我们都笑了。我冲他伸出手“我叫艾之。”他笑着握住了我的手,说“这回该干正事了。”我点了点头。

“我刚才已经去机头看了,没有一位空乘,飞机也没油了。”张艺接着说“另外,我怀疑那些人的昏迷也许和飞机上的食物有关。”

我这才想起之前艾欣确实吃了飞机上的点心,我没有打断张艺的话,听他继续说“既然我们已经无法离开这里了,那就只能想办法在这里活去了。”飞机中时不时传来人们的哭声,与议论声。

我对张艺说“不过应该先安抚一下人们吧?”张艺点点头“嗯,我也这么想的。这事就交给你了。”我摸了摸脸说“拜你所赐,这次你去跟他们说吧。”张艺笑着点了点头,我想是他无法推辞吧。

张艺来到飞机中间,对仍旧无精打采的人说“大家听我说,大家不要再垂头丧气了。你们不应该再沉浸再伤痛中…”还没等张艺说完,他身旁的一位母亲哭着说“你有亲人在飞机上吗?”

张艺知道她要问什么,上前解释道“就我自己,不过…”

可那位母亲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们说走出伤感?你又怎么会理解我们的感受?”

“阿姨,请你相信他。我的妹妹现在也在那里‘睡着’,我能理解你的感受,甚至比你更强烈。因为我和妹妹从很小便相依为命,她就是我的一切。可如今她却只能在那里躺着…”我忍着脸上的疼。

“然而他们并没有死去,只是需要好好睡一觉。只有我们好好的活下去,才有可能让他们醒过来。”又有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对我说“活下去?我们一没吃的,二没喝的,你让我们怎么活!”

我很怕他又把大家动摇了,急忙说“大家听我说,飞机上的食物千万不要吃。因为我们怀疑他们的昏迷就与这食物有关。至于水...”正当我不知该如何往下说时,张艺接过了话“飞机上洗手间内的水是经过净化的。理论上来说少喝一点应该没问题,只是不知道这架飞机的水…能不能用来喝。”大家又开始议论起来。

“食物都有毒,水也一定有毒!”

“那也不一定啊,万一没毒…”

“有没有毒有什么区别?谁敢去试吗?”此言一出,飞机上又陷入了沉寂,因为没有人想去,也不敢去试。我走回艾欣身边,用手轻抚着她的脸庞,站起身对大家说“我愿意试!”

“有毒的话,应该在30多分钟后就会发作,所以…”张艺看着我不知该说什么了。我拍了拍他,故作镇定的说“我明白,你先去休息会吧!”张艺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整个飞机再次陷入了寂静,我似乎能听到手表指针的“滴答”声。

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端坐在那里,好像被扒光了衣服站在街上。我紧握着艾欣的手,只有这样我才能坚强起来。望着艾欣紧闭的双眼,一丝孤独之感攀上心头,使我心中又泛起一阵酸楚。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