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水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疏水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百胜将军张沧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1:35 阅读: 来源:疏水阀厂家

宋朝皇帝登基,龙椅还没坐热乎,敌国国王又派大兵犯境。此时,国内战乱未平,京城军从不多.新皇帝接报,立即派大将军张苍海为兵马都招讨使,率军3万,拒敌于国门外。这张苍海乃国家的得力大将,此人文武双全,博古通今,奉命出征,胜百战而无一次失误,人称百胜将军。难得的是他器量不凡,喜怒不形于色,大乱不惊,大胜不喜,派这样的人去边关,皇帝哪能不放心。

张苍海率军来到代州城,敌周的兵也恰到城下。代州城州尹吴诚禀报道:“下官看敌兵形势,也不过3万人,而我国新军、旧部足有4万精锐之众,以逸待劳,以众敌寡,乘此良机出击,必能一举获胜。”

张苍海笑了笑,说:“有如此容易,皇上还费那事派我来干什么?诸位想啊,敌军远足疲劳,难道自己不知道?他为什么直逼城下?他有恃无恐啊。离城不足10里,群山叠嶂,那里定有伏兵。”见众人不以为然,他叹了口气,“乾坤新定,各位必不服我。这样吧,姑且出城一战,可知虚实。”

张苍海吩咐,令先锋率兵1万,出击敌兵3万,以精锐部队在前,如果敌兵奋力拼杀,则急退,后备骑兵以强弩硬弓掩护回城;如果敌兵不堪一击,那不是疲劳所致,说明人家已有埋伏在后,是故意诱我深入的,那时,不得穷追;如敌兵回身再战,则诈败伎俩已暴露无遗,前锋只须闪开通道,让骑兵射手放箭射杀冲过来的敌兵,然后将对方丢弃的马匹器械抢回城内,即算首功。

先锋得令出城,张苍海率吴诚等文武将官登高台观阵。果然敌兵交战片刻便逃,而且退得极有秩序。可怎余张将军早已预料到了,先锋遵令,并不追赶,而是将前锋阵脚闪开。敌军见诱敌不成,正欲同头再战,宋军阵中却突出数千骑兵,箭如飞蝗,敌军纷纷落马,宋军高喊着杀过去,敌军此时真的是仓皇溃退了。宋军夺得无数马匹器械回城,众人齐贺张将军神机妙算。张苍海淡淡地说:“我身为上将军,连这点雕虫小技都值得夸奖么?”此时,部下已将城中粮草统计数报上,张苍海皱了下眉头:“只能够半月,而后再运粮草,必被敌虏所获。”他命令从战场上俘获的300匹战马中,挑未受伤的替换老弱马,将老弱病马立即杀掉犒军。

吴诚等请教道:“大将军杀马何意?”

张苍海说:“敌兵犯境,我只能坚守,不能出击,要老马何用?与其让它饿瘦了再吃,不如每个兵士餐中添半碗肉。”

敌军白白损失了年千人马,却没达到诱敌出城的目的,十分生气,轮流派上万军队于城下讨战。张将军吩咐:“不用理他,现在没到攻城的时候,而我军没有进攻的时机。”只派5000兵士守城,近了,用箭射杀;远了,只是不理。“敌国的人不过区区上万,即使冲进城里,援兵不到,我城门一关,如瓮中捉鳖。”他把其余的将士集中起来,专门传授守城的本领。

敌军讨战3天,寸功未见,还零星损失人马,主将更加生气,他得知张苍海的母亲曾经改过两次嫁,便命令数千兵士赤身裸体,来到城下,将张苍海的母亲百般丑化、凌辱、守城将士气得猛踢城垛,只恨没将令,不敢擅自出城,否则,非拼个你死我活不可。而张苍海却平静地说:“我是替皇上带兵,他骂我是家事,怎么能为家事拿4万兵士和一座城池与他赌气?”

这就是百胜将军?属员们有些怀疑了。

张苍海仍然传授他的守城本领。

第7天一早,城头守军报告:“敌国的人把城池围困得水泄不通。”张苍海笑了:“这回把训练成功的部队派上去吧,守城专业,足可以一当十。白日先派1万,一半守城,一半就近养神,下半日轮换;夜里增派一倍,也是同白天一样轮番休息。”安排完毕,他带着官员们又上了高台。

这回,只见城池外圈黑压压一片,至少也有10万人以上,原来埋伏在山林里的精兵派不上用场,索性一并冲上来攻城了。此时,部下心悦诚服:“还是大将军!若换了我等,死无葬身之地矣。”张苍海说:“人到哪步说哪步,难道一个磨豆腐的,还要管牛羊肉价吗?你等若为上将军,也得像我这样动脑了。”他拍了拍栏杆,“敌兵最初讨战,是骄我也;此后辱骂,是怒我也;此番围城,是威我也,切不可上当。”

众人这才知道,百胜将军,名不虚传。于是军民信心大增,所以,任敌国的人累得精疲力竭,代州城稳如泰山。

敌军围城不久,消息传来,宋军运送的粮草尽数被敌兵劫去,众人大惊失色。张苍海却说:“先替我守护着吧,哪天一高兴,我再取来用就是。”官员们坚信大将军必有妙计取回粮草,所以,军心毫不动摇。

转眼10天过去,敌兵攻势一天猛似一天,城中粮草渐尽,可大将军仍然没有夺回粮草的意思。吴诚以下各官员都建议张苍海派人突同入京求救,张苍海说:“京城无兵可调了。我出师时,就没打算求救。尔等听我的没错。”又说粮草的事,大将军说:“城中不是还够数日嘛,莫急,莫急。”每日,他亲自巡视军营,问:“敌国的人可恨不?”兵士答:“恨不能食肉寝皮!”“敌兵人多势众,尔等怕他不?”兵士喊声震天:“不怕,恨不能明日即战。”转眼支撑了14天,城中粮草已将尽,而敌兵攻势更猛,双方都有死伤。张苍海召集部将说:“这几天敌国的人已拼上了,说明他没了耐心。这些日子,他们攻城,我们休息,此时出战,以精锐之部击衰老之师,等于以利器割烂掉的布。今天午后,守城5000兵丁仍据城头防卫,其余3.5万人尽数饱餐,听我号令,奋力出城。告诉将士们,不重俘获,只重杀敌,如果让他们得以延喘,则我等粮草已绝,即使不任人宰割,也得活活饿死。”午后,张苍海一马当先,率军大开四门,奋力杀出。

敌主将只以为城中固守待援,早派奇兵伏于险道准备伏击,以为万无一失。哪里想到龟缩在城中的宋朝军队会在他发动攻势最猛时杀出城来,于是,敌国的人云梯上的,陆地上的,眼睛都盯在城头上,突然如同洪水决堤般涌出数万人马,仓促应战,岂是宋军对手?宋大军人敌阵,仿佛砍瓜切菜,单见敌血飞溅,首级翻滚。将士们按张将军命令,不割敌人耳朵为立功凭据,只顾奋力砍杀……不到一个时辰,敌国的人全军覆没,敌国的所有粮草尽归宋军所有。

战事已停,张将军下马巡视,却冷不防有一装死的敌将射来一只毒箭,正中将军面门。部下急来救护,张将军轻轻一挥手:“如果方才射中咽喉,什么都来不及了,既然未中,何必惊慌?”从容随军入城,而此时,伤部已呈青紫,毒气蔓延开来。

众人赞叹张将军的大将风度,有人急忙将城中一神医请来,为将军疗创。割治已毕,郎中说:“此毒最凶,中者九死一生。幸有祖传神药一帖,敬献将军服下,可保无虑。只有一件,百日内不可狂喜,不可盛怒,否则,金疮立崩,性命危矣。”

听了这话,吴诚等人齐叩拜上天:“阿弥陀佛,此真天助将军,大将军临胜不骄,临辱不怒,临乱不惊,哪里会有什么大喜大怒?”

“不然。”那神医道,“大将军肩负国家安危,自然如此;如果遇上小事,就未必稳得住了。一定要多担待、宽容啊。”

张苍海也笑了:“先生只管放心,张某知道就是了。”

割治后,张苍海的伤势日见好转,他率军清理战场,派人往朝廷报捷。州尹吴诚设宴庆功,大将军说:“两国交战,胜败常事,不必搞得过于张扬。”众人又是一番赞叹,大将军真是少见的奇人!

某天夜里,张将军小饮,回驿馆休息。刚要入睡,就听见窗外有什么声音,吱吱怪叫,其声刺耳,他起来拍拍窗户,那声音立刻消失;可躺下不久,那声音又一次响起,如此七八次,搅得将军睡意全无。唤来侍卫,问是什么东西叫得这么难听?侍卫中有当地土人,侧耳听了一会儿,禀报:“这是当地的一种比老鼠略大的动物,叫腰鼠子,为争食物相残,以致怪叫。”

将军说:“拿我的弓箭来。”

将军箭法,百步穿杨,箭无虚发,朝中神箭手没有人能比得上。他拎着箭,悄悄蹲在屋侧守候良久,月光下,就见草丛里模糊着探出一只小脑袋,两眼黑亮,盯着将军。将军已半开弓弦,轻轻一松,箭射出去了,可那小东西只是一探头,又缩了回去,那箭射空,钉在一棵树根上了!

张将军驰骋疆场半生,从来没射空过,却被小老鼠戏弄,真是不值!气得他一跺脚,只觉脸上一热,他叫一声:“不好!”急唤军医来,而整个脸色都变黑了!

张将军临死时,嘱咐州尹吴诚,不得难为那位神医。“居然被他言中,人家才是高人。我张苍海面临10万大军,镇定自若,没想到跟一个小动物斗气,这分明是该死。”他让后人记住这样一个道理,所谓修行、度量,都是有限的,任何人莫能例外……

张苍海死后,吴诚为他写奏章,不敢如实禀报,说张苍海为一只小畜生送了性命,无人肯信,定犯欺君之罪无疑。他只好谎奏:“大将军张苍海,于凯旋日,不幸身中毒矢,殁于国事……”

至于将军嘱咐后人的话,也只能靠民间流传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